携笔从戎铸良剑,无悔青春献边防——记东北大学毕业国防生巴兴

发布者:学生处发布时间:2019-07-16浏览次数:19

 依山滨海,东部边陲,座落着祖国最大的边境城市——丹东。这里,曾经历了甲午战争的伤痛,见证了抗美援朝的荣光。如今,巴兴,一位东北大学毕业的当代大学生,一位东北大学国防生队伍中成长起来的边防连队指导员,就是在这里,扎根基层,戎马青春,书写着一位当代边防军人的忠诚誓言。

巴兴

 鸭绿江畔有一块面积只有0.46平方公里的小岛,有着一个美丽的名字——“情人岛”。清晨,辽宁省军区某边防团三连政治指导员巴兴带领官兵踏上巡逻路。这条巡逻路对巴兴而言再熟悉不过,每到一处关键部位,他都要仔细查看一番;每来到一个界碑旁,他都要带领官兵深情地擦拭碑身;每经过一处历史遗址,他都要停下来给大家讲讲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。

 在巡逻路上,时不时会看到一些黄腊石。巴兴捡起一块黄蜡石对身后的记者讲到:“玉有五德‘仁、义、智、勇、洁’,这也是玉的灵魂,好比军人的军魂。我们边防军人更是要牢记军魂,为祖国站好每一班岗!”

 巴兴,19861月出生,200611月入党,20097月从东北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毕业入伍,历任排长、副政治指导员,20123月任现职。所在连队被评为全军“创先争优先进基层党组织”、军区“学雷锋标兵单位”、“学习贯彻科学发展观活动先进单位”、“红旗观察哨”,荣立集体二等功3次、三等功2次,个人荣获全军“学习成才标兵”、全军“四会”优秀政治教员标兵、全军“军魂永铸”读书学习竞赛优胜个人、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。

 谈及母校,巴兴对记者说:“我们东北大学是一所具有爱国主义传统的大学,作为东大的一名国防生,我选择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来!”

 东北大学国防生培养工作始于1999年,是全国首批依托培养工作单位之一,是沈阳军区首家国防生培养签约高校。先后涌现出李晓东、丁宁、姜延涛、张连旭、孙立荣等军区和全军的先进个人。在这样一个优秀的集体里,巴兴的成长之路倍受砥砺。

 在东大读书时,巴兴就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干部。他担任过院学生会主席,蝉联四届沈阳市优秀学生干部,曾获辽宁省大学生演讲比赛总冠军,并4次获得校奖学金。因为各方面表现突出,巴兴大二上学期就被批准入党。2008年时,巴兴特意跑到医院去看望忠诚于党的创新理论的模范教员、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教授、中央电视台“感动中国2007年度人物”方永刚。方永刚那坚定的信仰与军人气概深深地打动了巴兴,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像方永刚那样,成为一名优秀的共和国军官。

 20094月,即将大学毕业的巴兴面临前途的选择。因为在校成绩优异、表现突出,好几家实力雄厚的大公司纷纷向他抛来了橄榄枝。一家世界500强的外企单位还向巴兴承诺,只要和他们签约,不仅给予丰厚待遇,还无条件帮他缴纳国防生违约金。一边是进入资深外企做“白领”享受丰厚待遇,一边是投身绿色方阵与风霜雪雨作伴。面对企业的高薪聘请,巴兴心中的答案始终如一:“从军报国是我追求的理想,也是我不变的选择,这不是用物质报酬可以衡量的。”

 随即而来的毕业分配,巴兴又遇到了一次选择:一个是去大连海军某部机关当后勤参谋,一个是去空军地勤当技术员,最后一个则是留在沈阳军区。对巴兴来说,去海军任职似乎是最完美的选择,不但工作与专业对口,而且女友家就在大连,以后两人能有更多相处的机会。而巴兴却认为岗位的选择就是对人生的定位。“不敢挑战自己,何谈实现梦想?选择安逸的工作岗位就意味着梦想要打折扣,我一定要去实现梦想的最前沿!”最终,巴兴坚守了自己的梦想,主动申请去最艰苦的边防部队。20097月,巴兴如愿走进了边防部队,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。

 然而,巴兴的军旅生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,反而遇到许多的困难。排长集训期间,第一次摸底考核,近200斤的巴兴,因为“低姿匍匐”这样一个简单的战术基础动作都搞不明白,受到同批排长的嘲笑。下到连队后,问题更是一一暴露出来,5公里武装越野,他始终是“后腿”;四百米障碍,他狼狈不堪;单杠练习,他拉不上去;手榴弹投掷,他不合格……“知耻而后勇,受挫而奋发。”巴兴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写道。为了摆脱窘境,巴兴下定决心为自己量身定制了“魔鬼式”减肥计划。每次体能之前,巴兴便给自己偷偷穿上15斤重的沙背心;手榴弹练习,别人投5个,他投20个;战术基础,战友爬2个来回,他爬5个来回;每天晚上坚持完成一百个仰卧起坐、一百个俯卧撑、一百个深蹲起……一天训练下来,巴兴常常累得直不起腰来,有时甚至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不到半年的时间,巴兴便成功蜕变,体重从近200斤减到了142斤,训练成绩也跨入全团前三行列。

 20123月,巴兴走上了指导员岗位,新的起点有机遇也有挑战,缺少对管段全面细致的了解,成为他上任后的第一道难题。巴兴所在连队管辖的范围是全团边情最复杂的区域之一,既囊括了丹东最繁华的地段,又包含着众多的岛屿沙洲,并有多处一类口岸和20余个旅游景点。每到旅游旺季,抵边记者与中外游客交织,民情社情十分复杂。同时,由于地势缓,水位浅,这里也是不法分子进行违法活动的高发地段。为了尽快熟悉防区情况,每晚熄灯后,巴兴都拿出3个小时的时间来研究边防政策法规,理顺边情处置程序,比照地图背记《边防勤务手册》。他还将周边地形、建筑、自然环境的相关知识点制作成简易卡片,方便随身背记。

纸上谈兵代替不了亲身实践,边防线的长度还需要脚板丈量。”巴兴如是说。

 初春的丹东,仍然是零下十多度的气温,迎着刺骨的寒风,巴兴开始了他的“边防行”,爬土坡、钻密林,认真分析地形特点,摸索管控规律,经常走得汗流浃背。一路上,巴兴遇到边民总会停下来唠一唠,看到渔船就走上去问一问。“沙洲什么时候出现的?”“作业船是哪家单位的?”为了观察辖区全貌,巴兴决定利用检修监控设备的时机,登上虎山的最高点。虎山人工栈道的尽头是一条将近40度的陡坡,那里人迹罕至,杂草里还混杂着未融化的积雪。脚踏着泥泞,手扶着山石,巴兴开始了艰难的攀爬,遇到陡峭处还要手脚并用,湿滑的道路也增添了不少麻烦,好几次都差点摔倒。20分钟后,他终于到达了山顶,站在最高点,江水沙洲、沟叉排列、村屯民居……管段情况一览无遗。就这样,巴兴很快掌握了防区防情。

 作为一名指导员,不仅要熟悉防区防情,更要会做政治教育。巴兴自担任指导员以来,认真学习思想政治教育大纲、基层官兵理论学习规定和上级关于开展思想教育的指示要求,立足于思想政治教育,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,铸牢听党指挥的军魂。从朴素的热情到政治自觉,他在思想政治教育的道路上越走越踏实。他收集100余篇全军优质教案细心研读,上政工网找来20余部优秀教员的授课录像揣摩练习。一次演讲比赛听了军分区领导点评后,他不顾职级差距,连着3天给首长打电话请教问题。呼应官兵渴求,他把历史故事、文学美学、心理常识等带进课堂,把网络新词、名言警句、经典故事写进教案,使每堂课都充满了知识性、趣味性、哲理性,他的课战士们都爱听。巴兴有一个好习惯,每次授课前,他都找几位骨干给他指问题,有时为了一个道理怎么讲,他会跟战士争得面红耳赤。增强教育实效,他把教育搬到训练场,带上巡逻车,讲到界碑旁,使教育直接作用于岗位,作用于中心工作。去年强军目标提出后,全连战士都很振奋,但也有战士讲,梦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特别是情人岛班哨的同志,觉得地方太小难有作为。巴兴紧密结合情人岛防区情况,以《0.46连着强军梦》为题,围绕小岛地理位置和战略价值、官兵面临的诱惑和考验、履行使命存在的差距和不足等,给大家上了一堂令人警醒、催人奋进的教育课。凭着这一课,他从丹东讲到了沈阳,讲到了北京,讲到了全军“四会”优秀政治教员标兵的领奖台。他两次应邀座客全军政工网,畅谈学习体会,被网友誉为“金牌指导员”。

 风正扬帆行万里,中流击水搏浪急。远处,断桥依稀可见;身侧,界碑静静矗立;前方,鸭绿江水缓缓流淌。巴兴,一名边防连队的指导员,一名东北大学毕业的优秀国防生,正与他的士兵行走在八百里边防线上,用忠诚护卫着祖国的和平与安宁。在强军的征程上,续写着共和国边防卫士的大爱篇章。



转自东北大学新闻网